Loading
    
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动态 > 案件评析
案件评析
涵养“家文化”系列案例之《生母VS继母夺子战》
日期:2017/12/27 11:28:14      来源:

  一般来说,法院审理抚养权纠纷案件,都会为了更有利于孩子的成长,而把抚养权判给跟孩子更亲近的有血缘关系的亲属。然而,在柳州市家事少年案件审理中心审理的一起生母与继母争夺孩子抚养权的纠纷案中,法官跳出传统审判模式的思维,通过依职权主动调查取证、单面镜观察等符合家事案件审判规律的专业方式,综合所有情况,将抚养权判给了继母,让两个孩子得到更好的归宿。

方某与其前夫邓某协议离婚,约定两个儿子由邓某抚养,之后邓某因患癌症请求方某在其死后照顾儿子,但因抚养费数额协商不成,方某未将儿子接走。邓某无奈转而请求其朋友凡某,凡某应允后与邓某登记结婚并将两个孩子接到自己住处抚养教育至今。

邓某去世后,方某认为其作为孩子生母是孩子的唯一监护人,孩子不应当由继母凡某抚养,凡某及孩子的祖父母(邓某某、刘某)多次阻挠其探望孩子,遂向法院起诉要求凡某、邓某某、刘某将孩子交由方某抚养。

为更准确地查明案件事实以及双方抚养孩子的能力和条件,柳州市家事少年案件审理中心的家事法官赵旭一方面利用柳州市家事少年案件审理中心单面镜观察室,观察到孩子的生母方某拿玩具逗大儿子玩耍,对小儿子理会较少,期间也没有陪同孩子去上厕所;而孩子与与继母凡某的关系更为亲密,凡某与俩小孩有相对均等的交流互动,对两个孩子的关注更为均衡,并在互动过程中注重对孩子的引导性教育。另一方面对赵旭法官对方某、凡某的家庭状况分别进行调查访问,了解到凡某的家庭关系更和谐,家庭条件也较为殷实,可以为小孩提供较好的学习、生活环境,得到了孩子爷爷奶奶的认可;而方某曾有赌博恶习,目前也只是挂靠在保险公司的非正式员工,收入并不稳定。

柳州市家事少年案件审理中心审理后认为方某、凡某均有保护和教育孩子权利和义务,但比较双方的条件后,法庭认为孩子由凡某携带抚养更为适宜。法官同时考虑到,继父母和继子女之间的关系与一般的父母子女关系不同,具有姻亲关系和教育抚养关系,但不具备血缘关系,这种权利和义务是可以解除的。如果凡某日后对孩子不好,方某可以再将争夺抚养权,但如果直接把孩子判给方某,就意味着孩子的未来没有后路,凡某没有权利再次要求变更抚养权。

综合案件情况,法庭判决驳回了方某的诉请。

在传统审判模式中,孩子在抚养权纠纷案件里往往被判给更亲近的有血缘关系的亲属,相对而言非血缘关系的人在诉讼中处于不利的地位。而在家事案件的专业审判中,加大了法官依职权调查取证力度,对于当事人难于举证又影响案件审理结果的,法官依职权主动调查取证,查清案件事实。另一方面,单面镜观察这种特殊的审理方式的介入,让法官通过观察细节,更加清楚了解孩子与双方的亲密关系及父母的教育方式。这些调查取证的方式获取的信息更为直观客观,有利于法官了解案件的真实情况,作出准确的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