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狗万存不上款 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动态 > 案件评析
案件评析
涵养“家文化”系列案例之《“失格”父母不尽责 监护资格遭撤销》
日期:2017/12/27 11:27:56      来源:

   马上就要六岁的妮妮,自出生以来就没怎么见过爸爸,就连妈妈也是极少能见上一面,她感觉父母都不太关心自己,反倒是爷爷、奶奶和姑姑这三位亲人经常陪在自己身边。转眼间,妮妮就要到入学读书的年纪了,姑姑韦梦乙考虑到孩子的读书问题和其父母关心照顾的长期“失格”,经考虑再三,决定向法院起诉,申请依法撤销妮妮生父韦元甲和生母孟佳的监护人资格。据悉,本案是柳州市首例撤销监护人资格案案件,而此类案件在全国范围内仅有69例。近日,柳州市家事少年案件审理中心对这起撤销监护人资格案件进行了审理,依法判定申请人韦梦乙为妮妮监护人,同时撤销被申请人韦元甲、孟佳监护人资格。

    事情还得从妮妮的父亲说起。妮妮是韦元甲与孟佳的非婚生子女。而韦元甲不仅是妮妮的生父,也是柳州某城区名噪一时的毒贩,长期从事违法贩毒。韦元甲曾因贩毒罪,两次入狱。可是,法律没能借牢狱之苦威慑住韦元甲的贪婪。2010年年底,韦元甲刑满出狱后,贩毒“生意”更是越做越大。2011年,就在临近女儿出生前三个月的一次“交易”中,韦元甲被布控警方当场抓获,因其贩毒违法行为存在累犯、数量多等重大情节,被市中级法院依法判处无期徒刑。韦元甲没能看上女儿一眼便已锒铛入狱。

孟佳是妮妮的生母,她在生育孩子时,还是一位才满18岁的年轻妈妈。由于孟佳当妈妈年龄的太过年轻,注定了妮妮很难得到正常的母爱和应有的照顾。孟佳把才出生不久的妮妮,留在了孩子的爷爷奶奶家中,让两位老人负责照顾。在妮妮一岁半时,照顾她的爷爷去世了,奶奶的健康也是每况愈下,姑姑韦梦乙于是把妮妮接到了自己家中,一起生活至今。而此时的孟佳早已离开孩子多年,常年在外打工谋生,也没向孩子支付过任何抚养费,最近的一次探望,孩子已年满三岁。

   法院审理认为,被申请人孟佳身为孩子母亲,其生育孩子后,却从未将小孩带至身边照顾、抚养,每年前往探望孩子的次数也很少,并未实际履行监护义务。被申请人韦元甲因贩卖毒品罪被市中级法院判处无期徒刑,现已在监狱服刑,无法履行监护职责。上述两被申请人已不适合继续担任妮妮的监护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三十五条的规定,故作出上述判决。该判决现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该案承办法官谢法官介绍说,父母因失职而依法被撤销监护人资格的,父母双方抚养和教育子女的义务应继续承担。《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五十三条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的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经教育不改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有关人员或者有关单位的申请,撤销其监护人的资格,依法另行指定监护人。被撤销监护资格的父母应当依法继续负担抚养费用。”也就是说,未成年人的现任监护人可以代理未成年人就抚养费纠纷,依法请求未成年人的父母按时履行支付抚养费用。

    同时,监护人资格还是一项可依法撤销和恢复的权利。《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三十八条规定,“被撤销监护人资格的侵害人,自监护人资格被撤销之日起三个月至一年内,可以书面向人民法院申请恢复监护人资格,并应当提交相关证据。人民法院应当将前款内容书面告知侵害人和其他监护人、指定监护人。”